圖為:23日,被告人劉漢(前左)、唐先兵(前右)均被咸寧中院一審宣判死刑。後者是殺害熊偉的直接凶手。(本報報道組 攝)
  湖北日報訊本報報道組
  受害人親屬 哥,你放心地走吧
  還有3天就是哥哥尚東泉的祭日,37歲的尚進收集了他能找到的所有刊有劉漢案宣判的報紙,準備在墳頭給哥哥捎去這個遲到的消息。
  2002年5月29日,劉漢的保鏢仇德峰在成都卡卡都俱樂部喝酒時,與張翼的朋友黃偉發生矛盾。後仇德峰、桓立柱、王雷、王宏偉等人攜刀槍報複黃偉,打殺中,將無辜群眾尚東泉刺死。“當晚接到消息趕到醫院時,我哥已經進了停屍房。母親知道後當場暈死過去。”提及那個黑色的夜晚,尚進覺得就像昨日發生的一般。
  尚進和哥哥的感情非常好。尚東泉的走,導致這個家庭破裂、衰敗,父親前年去世,而母親受刺激後心臟一直不好,現在還在住院。
  令尚家感到迷惑不解的是,事發後10多年間,凶手是誰一直是個謎,而哥哥是如何出事的也不清楚。事發不久,凶犯之一仇德峰被警方抓獲,但直到法院宣判,尚進都沒有收到通知書。
  後來尚進才知道,仇德峰只不過是出來“頂包”的,坐了4年牢就被放出來了,而其背後運作的黑手,就是劉漢劉維黑社會性質犯罪集團。
  由於案子一直未破,尚進把哥哥的骨灰隨身帶著。“我可以隨時看到他,想到他。直到2010年下葬。那8年間,我們一直跟我哥在一起。”
  去年底,湖北“1·10”專案組找到尚進,請他回顧當年的情況。彼時,尚進才知道哥哥是怎麼遇害的、是被誰所害、阻止真相大白的幕後“老闆”是誰。此時,離哥哥遇害已過去11年。
  “庭審的這些天,我每天都搜尋各大網站,通過各種渠道關註這個事情。中央重拳打黑除惡,才能讓我哥的案子重見天日。”
  尚進說,哥哥祭日那天,他會帶著愛人、小孩去墳前祭拜。拿著哥哥生前的照片,這個七尺男兒禁不住哽咽,“我要對他說,哥你放心地走吧,案子已經破了,沉冤昭雪了。我會照顧好母親。”
  小島村民得知審判結果,拍手稱快
  “我勸他不要去,他那段時間身體不好,還在掛弔瓶。沒想到,那晚竟是我和弟弟的永別。”儘管已經過去16年,提起往事,熊英還是淚如雨下。
  1998年8月13日下午5點,綿陽市游仙區小島村,22歲的熊偉給二姐熊英打了個傳呼,說朋友請他出去耍,晚上不在家吃飯了。6個小時後,在綿陽市區的凱旋酒廊,一個身穿白襯衣的年輕人在嘈雜的舞曲聲中快步走到熊偉身邊,猛地用一把匕首插入他的左胸,然後迅速離去。
  殺人者是唐先兵,當時為漢龍集團小島建設開發有限公司保安,曾與熊偉發生過衝突。唐交待稱,按照劉漢在組織中所倡導的“為公司利益要敢打、敢沖;打架要打贏”等規約,他起了報複之心。
  此前,因小島開發項目,小島村民與漢龍集團發生多起衝突。這起凶殺案給村民們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陰影,直到專案組進駐小島村,面對民警的走訪詢問,多數村民都不敢張口。2月19日,在劉漢劉維涉黑集團被起訴的前一天,本報記者探訪小島村,答應接受採訪的村民仍然小心謹慎,將記者悄悄“關入房間”後,才聲淚俱下地傾吐遭遇。
  5月23日,正義宣判,劉漢、唐先兵等被一審判處死刑。小島村村民揚眉吐氣,他們在村頭巷尾掛起了“堅決支持黨中央打黑除惡”等橫幅。村巷裡,河畔邊,村民們津津樂道,笑逐顏開。村民們說,對劉漢等人的依法宣判,讓大家看到了公平正義,老百姓對國家的未來充滿信心。“案件開庭審理這段時間,我們翹首以盼。得知審判結果,大家拍手稱快。”64歲的村民吳果英說,“他們罪行纍纍,終於受到了法律的製裁。這也讓我們看到了黨中央打黑除惡的決心。小島村民感謝黨!”
(編輯:SN086)
創作者介紹

md41mdmgn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