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震傑是奶奶的貼心“小棉襖”,平時在家裡幫奶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務活。眼見快下雨了,李震傑在幫奶奶收衣服。曾詩怡 攝
  紅網長沙縣站1月13日訊(分站記者 廖真怡 實習生 瞿柳)他們是處於花季年華的懵懂小孩,在本該享受父母無盡寵愛的年齡,爸爸媽媽的陪伴卻成了最大的奢望;他們是長在農村肥沃土地上的小樹苗,在對事物充滿好奇的季節,卻僅有著想要一個毛絨玩具、一本《十萬個為什麼》這樣朴實的新年願望。他們數目龐大而又脆弱無依,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農村留守兒童。
  為優化這一龐大群體的生活環境,支持與引導其健康成長,去年10月,湖南省率先在全國啟動農村留守兒童信息數據庫建設。經過縣婦聯與縣郵政局幾個月的上門走訪與摸底調查,長沙縣日前相關採集任務已全部完成,並通過郵政系統將數據進行錄入上報,建立起農村留守兒童信息數據庫,較全省提前4個月完成任務。據瞭解,目前全縣父母一方或雙方連續六個月以上在外務工的農村0—18歲兒童、青少年共有2113人。
  此次信息採集顯示,目前長沙縣父母一方或雙方連續六個月以上在外務工的孩子共有2113人,在地區分佈上尤以經濟相對落後的北部鄉鎮居多。湖南省是勞務輸出大省,也是全國五個農村留守兒童密集地區之一。2012年省婦聯與湖南農業大學的農村留守兒童關愛服務體系專題調研結果顯示,我省0~18歲農村留守兒童349.5萬人,0~14歲農村留守兒童286.1萬人,分別占農村兒童總數的53.9%、44.13%。而由於與父母長期分離,他們在親情關懷、學習生活、家庭教育和安全保護等方面面臨著一系列的問題。
  此次長沙縣通過信息採集建立的農村留守兒童數據庫中,每個孩子的基本信息、父母信息、第一監護人、方便聯繫人等信息都將一一登記在冊,為加強動態管理,實施關愛服務,優化農村留守兒童的成長環境提供了有力依據。同時以後每年7月還將定期對數據進行更新維護。
  “這些孩子正處於成長髮育的關鍵時期,無法享受到父母在思想認識及價值觀念上的引導和幫助,缺少了父母的關註和呵護,極易產生認識、價值上的偏離和個性、心理髮展的異常。”縣婦聯工作人員介紹,下一步將依據該信息庫,對不同年齡層、不同家庭狀況的留守兒童展開有針對性的幫扶。“計劃建立一個短信平臺,定期或逢節假日給留守兒童家長髮短信,提醒家長與孩子多溝通交流,並上門為留守兒童家庭發放家庭教育方面的資料。”
  案例一 六歲了只見過媽媽兩次
  “很久很久以前。”問起上次見到媽媽是什麼時候,家住金井鎮蒲塘村的李震傑已記不清了,今年6歲剛上小學一年級的他,腦海中甚至連媽媽的樣子也隨著時間一點點變得模糊起來。由於家庭經濟條件不好,小震傑出生8個月父母便雙雙外出上海、珠海等地打工,“媽媽就回來過兩次,上次是他五歲生日的時候。”說起從小缺乏母愛的孫子,奶奶眼中滿是心疼。
  幾年前,為了方便孩子讀書,小震傑的父母將在外打工積攢的錢在橫山小學附近買了一套房子,從偏遠的水庫旁的土磚房搬了出來。然而眼看著物質條件正慢慢變好,小震傑跟父母的感情卻不知從何時起籠上了一層淡淡的隔膜。“父母剛回來的頭一天,因為太生疏了,都不開口叫爸爸媽媽,也不願意跟他們睡。走的時候也不會哭鬧,感覺習慣了身邊沒有父母陪伴的日子。”這讓一直照顧小震傑的奶奶很是無奈,臉上掠過一絲苦笑。
  案例二 “愛我你就陪陪我”
  同樣因子女在外打工為孫兒操心不已的還有楊欣悅的奶奶。為了給女兒提供一個好的經濟基礎,小欣悅父母常年在長沙市區打工,每年只能趁著長假回家一兩次。身體不好,患有腿疾與冠心病、高血壓的爺爺奶奶便承擔起了所有的照顧任務,每天早上六點起床,做飯、送孩子上學。“我們苦一點沒關係,就希望孩子有個好前途。”不大的家裡,牆上掛滿了孫女的獎狀,看著活潑懂事的孫女,奶奶抹著眼淚,心裡卻很是欣慰。
  沒有父母陪伴左右的欣悅,3年前爸爸買的拼圖成了她平日里最愛的玩具,“每次玩拼圖的時候就感覺他們在陪我一樣。”磨得有點舊,錶面些許發黑的拼圖在欣悅小手的擺弄中日復一復地承載著對遠方父母的思念之情。除夕臨近,“希望爸爸媽媽快點回家過年”成了欣悅最大的新年願望。為此,欣悅還特意準備了一個小節目,“愛我你就親親我,愛我你就抱抱我,愛我你就陪陪我。”稚嫩的聲音伴著憨態可掬的動作,欣悅把自己內心最想說的話融入到舞蹈中,用另一種形式告訴爸爸媽媽。  (原標題:長沙縣留守兒童信息採集工作結束)
創作者介紹

md41mdmgn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